天龙私服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天龙私服

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,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9341643072
  • 博文数量: 32913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0-25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,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42975)

2014年(53132)

2013年(48141)

2012年(57929)

订阅

分类: 天龙私服下载

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,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,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,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,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,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。

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,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,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,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,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自从神山上人提到少林寺扣押天竺僧波罗星之事,虚竹便知眼前的事与己无涉,已放了一大半心;待见一位师叔祖出袭击而波罗星一一化解,两人拆了招之后分开,但觉攻守双方所使招数,也并不如何了不起,却不知何以本寺方丈等人颇有得色,对方却有理屈惭愧之意,他只觉得波罗星在这招上实在半点也没有吃亏。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,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咳嗽一声,说道:“位意下如何?”道清大师道:“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招,第一招似乎是《般若掌法》的‘天衣无缝’;第二招似乎是《摩诃指》的‘以逸待劳’;第招似乎是《大金刚拳》的‘星聚会’。”神山上人接口道:“哈哈,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。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,传于少林,天竺武技流传至今,少林高僧的出,居然和天竺高僧的天竺武功仍然若合符节,实乃可喜可贺。‘般若’、‘摩诃’是梵语,‘金刚’是梵神,东西为一,万法同源,可说是武学的无分别境界了,哈哈,哈哈。”少林群僧一听之下,均有怒色。适才波罗星矢口不认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,倒也难以指证其非。那年少林僧法名玄生,是玄慈的师弟,武功既高,性情亦复刚猛,突然间出其不意的向波罗星袭击。他事先盘算已定,所使招数以及袭向的部位,逼得波罗星不得不以般若掌、摩诃指、大金刚拳的招来拆解。倘若波罗星从未学过这门功夫,当然另有本门功夫拆解,但新学乍练,这些时日心所想,上所习,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,仓卒之际不及细想,定会顺以这招最方便的招数应付。不料神山强辞夺理,反说这是天竺武技。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达摩祖师。达摩是天竺僧人,梁朝时自天竺东来与梁武帝讲论佛法,话不投,于是驻锡少林,传下禅宗心法与绝世武功,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。神山上人变绝伦,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、摩诃指、与大金刚拳系从天竺传来,那么波罗星会使这种武功便毫不希奇,决不能因此而证明他曾偷看过少林寺的武功秘录。玄慈缓缓说道:“本寺佛法与武功都是传自达摩祖师,那是一点不假。来于天竺,还于天竺,原也合情合理。波罗星师兄只须明言相求,本寺原可将达摩祖师所遗下的武经恭录以赠。但这般若掌创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师,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单四十年的指头陀所创。那大金刚拳法,则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辈的六位高僧,穷十六年之功,共同钻研而成。此门全系土武功,与天竺以意御劲、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。众位师兄都是武学高人,其差别一见而知,原不必老衲多所饶舌。”观心大师、融智大师均觉玄慈之言不错,齐声向神山上人道:“师兄你意下如何?”。

阅读(20705) | 评论(75962) | 转发(77499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何涛2019-11-20

施唯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

虚竹赔笑道:“小僧棋艺低劣,胡乱下子,志在救人。这盘棋小僧是不会下的,请老前辈原谅。”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。苏星河向虚竹道:“小师父,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,黑棋再逼紧一步,你如何应法?”虚竹赔笑道:“小僧棋艺低劣,胡乱下子,志在救人。这盘棋小僧是不会下的,请老前辈原谅。”,苏星河向虚竹道:“小师父,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,黑棋再逼紧一步,你如何应法?”。

罗翔10-25

苏星河向虚竹道:“小师父,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,黑棋再逼紧一步,你如何应法?”,虚竹赔笑道:“小僧棋艺低劣,胡乱下子,志在救人。这盘棋小僧是不会下的,请老前辈原谅。”。苏星河向虚竹道:“小师父,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,黑棋再逼紧一步,你如何应法?”。

刘彩霞10-25

虚竹赔笑道:“小僧棋艺低劣,胡乱下子,志在救人。这盘棋小僧是不会下的,请老前辈原谅。”,虚竹赔笑道:“小僧棋艺低劣,胡乱下子,志在救人。这盘棋小僧是不会下的,请老前辈原谅。”。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。

何二楠10-25

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,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。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。

李水权10-25

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,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。苏星河向虚竹道:“小师父,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,黑棋再逼紧一步,你如何应法?”。

温皓10-25

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,苏星河向虚竹道:“小师父,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,黑棋再逼紧一步,你如何应法?”。鸠摩智、慕容复、段誉等人见了,都不禁哈哈大笑。玄难摇头莞尔。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,也忍不住道:“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苏星河道:“先师遗命,此局不论何人,均可入局。小师父这一着虽然异想天开,总也是入局的一着。”将虚竹自己挤死了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,跟着下了一枚黑子。段延庆大叫一声,从幻境醒觉,眼望丁春秋,心道:“星宿老怪,你乘人之危,暗施毒,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。”丁春秋向虚竹瞧了一眼,目满含怨毒之意,骂道:“小贼秃!”段延庆看了棋局的变化,已知适才死里逃生,乃是出于虚竹的救援,心下好生感激,情知丁春秋挟嫌报复,立即便要向虚竹下,寻思:“少林高僧玄难在此,谅星宿老怪也不能为难他的徒子徒孙,但若玄难老朽昏庸,回护不周,我自不能让小和尚为我而死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